洛水臨仙
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洛水臨仙


 
首頁首頁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09/11/11 有希 4F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 內容
时斓
秋谷園丁

秋山學堂
班級: 八卦乾坤班
頭銜: 臥江親衛隊

秋谷園丁
时斓

文章數 : 128

09/11/11 有希 4F Vide
發表主題: 09/11/11 有希 4F   09/11/11 有希 4F Empty2009-11-11, 7:59 pm

  ■ Yuki『 楔子·曾經的那些 』
  
  我的名字叫做有希,我和爸爸媽媽還有小羅伊一起住在北部的小鎮子裏。爸爸是一個很厲害的人,會造好多好多的新奇來讓有希子開心,爸爸很疼有希,有希子也最喜歡爸爸。
  
  在鎮子裏中心地方的一個大房子,那是我的家,有希子從出生就一直在那裏。我沒有去上學,因為我不喜歡學校裏的先生,爸爸在家裏教我識字。在街的對面,也有著一個大房子,那是我的好朋友早紀的家。有希子和早紀兩人從出生就在一起了,是最好最好的朋友。早紀也沒有去念書,每天來到家裏,讓爸爸給我們兩個上課。
  
  早紀的爸爸每年都有很多時間在外邊工作,很少能回來,但是只要一回來他就會讓早紀騎在他的肩上,帶著早紀滿鎮子地跑。早紀坐在她爸爸的肩頭,張開雙臂好似在飛翔。早紀爸爸每次也會帶好些禮物給有希的。早紀媽媽是一個很和藹的人,會做好多好多又可愛又好吃的西式點心,還會做很多不同的日式餐點,其中最好的是春捲和壽司。早紀媽媽會做好多很營養很漂亮的春捲和壽司,有希子也常常可以吃到。
  
  可是有希的媽媽很多東西都不會做,媽媽只會煮簡單的飯,拿手的菜是雜錦煲,可是她會放一些她自己喜歡的食材,有希子不喜歡吃。不過,媽媽可以把有希子與爸爸打回來的獵物處理得很好,她會奄制很多的臘肉,還會做果醬。
  
  雖然媽媽從來都沒有說,爸爸也因為總是很忙而且還要教有希子和早紀念書而沒有發現一些事情,但是有希和早紀是知道的。有希子和早紀有幾次偷偷跟在媽媽身後,看到了一些可怕的事情。我們約好不可以說出去,因為爸爸如果知道了媽媽是一個可怕的人,他會傷心的。
  
  就這樣,我和早紀一年一年地長大,到了我們十歲的時候,早紀的爸爸從外邊回來了,他說以後都會一直陪著早紀了。那一年,早紀很開心,十分十分地開心,每一天都拉著她爸爸的手,滿山滿林子地跑。可是那之後不到一年的時間,很好的早紀爸爸就去世了,沒有人知道為什麼。那個時候,鎮子裏的所有人都在安慰早紀,連我的小羅伊都破例地允許早紀摸它的頭了。
  
  小羅伊是爸爸給有希的獅子,那是一年冬天在山裏發現的,那個時候羅伊還很小很小,它的媽媽為了給它找食物被凍死了。爸爸允許有希把羅伊帶回家。然後每一天,有希子都和羅伊一起吃飯一起睡覺。羅伊有一身金色的毛,但是在額頭的地方有著一撮黑色,我想羅伊也許認為那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所以除了有希子和爸爸,沒有人可以摸羅伊的頭。但是在早紀心情不好的時候,羅伊自己走過去舔舔早紀的臉,把自己的頭伸到早紀的手邊。
  
  在早紀的爸爸去世的時候,羅伊已經長成一頭大獅子,每天每天地陪著有希和早紀。我們可以輪流著騎在羅伊的背上,讓它駝著我們在山林裏飛跑。這一段時間,我的爸爸去打獵或者去別的鎮子時,也會帶上有希和早紀一起。爸爸是個好爸爸,他對有希的好朋友早紀也很好很好,爸爸會帶早紀去她喜歡的地方,買好吃的糖果,女兒節的時候也會給早紀買穿著漂亮和服的娃娃。早紀的臉上,漸漸地又開始出現笑容了。
  
  當我認為生活又從新開始灑滿陽光的時候,爸爸卻也去世了。鎮子裏的很多人都哭了,因為大家都很喜歡和藹又能幹的爸爸。我和早紀和羅伊,在爸爸的靈前守了幾天幾夜。在那幾天幾夜裏我們哭了多少次流了多少淚水,我不知道。
  
  那一年,有希十二歲,早紀也十二歲,羅伊五歲了。
  


时斓 在 2009-11-12, 3:30 am 作了第 2 次修改
回頂端 向下
http://arbace.blogcn.com
时斓
秋谷園丁

秋山學堂
班級: 八卦乾坤班
頭銜: 臥江親衛隊

秋谷園丁
时斓

文章數 : 128

09/11/11 有希 4F Vide
發表主題: 回復: 09/11/11 有希 4F   09/11/11 有希 4F Empty2009-11-11, 7:59 pm

  ■ Yuki『 Ⅱ·發生著的事情 』
  
  “羅伊死掉了,媽媽。我在山裏發現了它的屍體。”
  
  我飛快地在呼嘯的風裏奔跑,跑出山林淌過溪流越過田野與村莊,在長長的馬路的盡頭,我回到了鎮上的家。太陽已經開始往西邊落下去了。
  
  “咦,你回來了?趕快吃飯,今晚上媽媽到姨姨那兒有事,你自己在家……”
  
  “媽媽!羅伊已經死掉了,我一個人無法把它帶回來,你跟我去。”
  
  “你說誰?羅伊?哦,那個討厭的東西終於死了?好,太好了。什麼?你說要把它帶回來?不行,好不容易甩掉了它,怎麼可以?去,吃飯去。”
  
  “你……”很生氣,很生氣,已經生氣得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強忍著眼中的淚水不讓它們流下,瞪著那個我叫了十二年“媽媽”的人,那個把羅伊從家裏趕出去趕進山林不許它再回來的冷漠的人,現在她還說我的羅伊死掉“太好了”。我咬咬牙沖出家門,向有羅伊在沉睡的山林跑去。山裏冷,我找不到人來與我一起帶它回家,但我可以去陪著它。我忘記了其實可以去找早紀。
  
  “哎,你這孩子……上哪兒去……”
  
  媽媽的聲音在風中飛散,我沒聽清楚。但即使聽清楚了,我也不打算理她。反正她今晚會去“姨姨”家,反正會有個男人陪她,她才不需要我。就好像她常常陪男人出去而把我關在家中好幾天一樣。會有人使她忘記我是誰。
  
  現在,只有羅伊需要我,只有羅伊在等著我,我要去它那裏。
  
  “啊……”我沒有留意,路上的石頭絆住我,我跌了一跤,鞋子也掉了。但是我顧不了那麼多,爬起來繼續往前。天越來越黑了,風冷冷地吹過我的臉頰吹過我的身體。那有什麼關係,反正我不在乎,羅伊還在等我!淌過溪流,不必再擔心弄濕鞋子從幾塊石頭上小心地踩過,現在沒了它們我反而輕鬆方便多了。我不顧溪水冰涼,不顧水深及我的膝蓋,我直接踩入水裏跑過去了。
  
  山裏,好黑。風吹著樹葉嘩啦嘩啦,搖曳的樹影在月色下顯得十分詭異,但我不怕,羅伊還在等我,我要去它身邊。
  
  “羅伊!”我終於看到它。我叫著它的名字跑過去,但是它已不會爬起來開心地迎接我,它只是躺在那裏,靜靜的,永遠靜靜地,閉著不會再流淚的雙眼。我到它身邊坐下,摟著它的脖子把頭埋入它的胸膛,就好像它還活著的從前。
  
  “羅伊,有希子來陪你,你不會寂寞。”
  
  我伸手抓著它身上的長毛,慢慢地梳理。我說:“她怕你,羅伊,所以她把你趕出來了。你總是把那些男人嚇走不讓他們到家裏,所以她恨你。”
  
  爸爸去世之後,媽媽開始把那些一直在外邊偷偷見面的男人帶回家裏,是那些有希和早紀偷偷見到過的男人,他們總是和媽媽做一些可怕的事情。有希和早紀常常會因為受不了而吐出來,直到再也不敢偷偷跟蹤媽媽。可是,媽媽居然也開始在家裏做那樣的事情了,還好有羅伊,幸好有希子還有羅伊在,羅伊會懶洋洋地躺在家門口,打著哈欠,但就是眼睛一直盯著那些可惡的欺侮爸爸的人,不讓他們進屋子裏來。有希知道那些人都害怕羅伊,有一個人還被羅伊咬傷,所以後來媽媽就對羅伊說如果再不老實就打死它,就趕它出去。但是羅伊才不理會她,羅伊只聽我與爸爸的話,尤其喜歡我。羅伊待在家中五年,媽媽從不喂它不照顧它,也不對它微笑。她總是拿著一跟長棍哆嗦著對羅伊警告。所以羅伊才不會幫助她去背叛爸爸。
  
  五年前,也是這樣一個寒冬,我和爸爸一塊兒到山裏,爸爸說想試試看能不能打些野味回家。因為媽媽說她吃膩了醃肉與鹹菜、果醬。忍受不了她成天吵鬧的爸爸便帶著我上山了。
  
  我們上山那時天氣還算晴朗,不下雪,有太陽出來,很溫暖地照射著,所以也許可以找到獵物。上山的路上有希一直很開心,因為爸爸在唱著一些有趣又古怪的歌曲逗有希開心,不時做一些搞笑的表情和動作。有希一直比較喜歡和爸爸在一起的。
  
  我們的確是發現了野獸,但是一頭已死去幾天的母獅。然後我和爸爸在不遠處的洞穴裏發現了它的孩子——也就是現在的羅伊——它凍僵了,但是還活著。
  
  爸爸在山洞裏點起火,我抱著小獅子坐到火邊。等到它身體變得有些暖和之後,爸爸給它喂了些溫的牛奶。它一直閉著眼睛。
  
  “出生大概有一兩個月,”爸爸說,“眼睛應該可以睜開了。但是它現在很虛弱。”
  
  “它的媽媽為什麼死呢,爸爸?”
  
  “沒有食物。如果它不是個母親,也許可以熬過這個冬天。但是它的孩子卻在冬天出生了。”爸爸在說著這話時皺起了眉,也許他無法理解那位獅子媽媽為何會在這種季節裏懷上小寶寶並將孩子生下來。“最奇怪的是,獅子是群體動物,為什麼這頭母獅會單獨在這山林裏?”
  
  我看看懷中還很虛弱的小傢伙,突然很想照顧它保護它。我說:“這不是你的錯,你的出生沒有錯,我知道。”然後我抬頭看爸爸,遲疑地開口:“爸爸,我可以養它嗎?”
  
  爸爸看看我,撫摸了一下小傢伙的腦袋。他說:“有希,它是獅子。”
  
  “我知道。可是,它好可憐。”我祈求:“爸爸,它沒有媽媽,不能自己照顧自己,在這樣的天氣它會死掉的。爸爸,讓我養它吧,求您。”
  
  爸爸不說話,又給它喂了些牛奶。好一會兒,才開口說:“好吧,只要咱們細心照顧、教養它,說不定它會很聽話,不傷人。”
  
  “是,爸爸。”我開心地笑了,為我又多了一個夥伴:“那麼,我要叫它‘羅伊’。”
  
  爸爸微笑著同意了。
  
  把羅伊帶回家時,媽媽還以為是哪里撿來的狗仔,爸爸告訴她那是獅子時,她的尖叫聲把沉睡的羅伊弄醒了。她立刻吵鬧著要把它扔掉,一定要扔掉。我抱著羅伊,看著它睜著圓圓的大眼睛好奇地看著我,那麼可愛。我於是說:“不,我要養著它,不能把它扔走。如果媽媽一定要那樣做,有希會和小羅伊一起離開您再也不回家。”然後我不顧媽媽的氣急敗壞,抱羅伊進了屋裏。
  
  羅伊於是在家裏住下了,我和爸爸每一天仔細地餵養它,給它洗澡,陪它玩耍,羅伊在我與爸爸的照顧下漸漸長大了,長成了一頭健壯的大獅子。
  
  羅伊長大後仍和小時一樣每天與我睡在一起,只不過從前它與我睡在床上,現在我的小床睡不下它了,它便躺在床邊,還陪著我。
  
  “羅伊,來啊!”
  
  每次我一這樣子叫,羅伊便會向我奔跑過來,讓我抱住它長滿棕毛的頭,與我開心地親昵,陪我嬉戲遊玩。夥伴們都羡慕我有一頭獅子,羡慕我能夠騎在羅伊的身上繞著鎮子奔跑。而且,再也沒有人敢欺負我只是個小丫頭了。
  
  “羅伊,你還記得我們曾經很開心很快樂的那些日子嗎?有希好懷念,好想回到從前……羅伊你還活著的從前……”淚水從我的眼中滴落了,滑過我被寒風吹得蒼白的臉頰,落在羅伊的身上,結成了無色的冰珠。一顆,兩顆……越來越多,後來,連我的頭髮上衣服上,連地上樹枝上也全都是了,它們全由透明變成了白色。啊,春爺爺也落下白色的淚了……
  
  “看哪,羅伊,下雪了。”
  
  去年平安夜的時候,下了一場好大的雪,那年下得最大的一次雪。黃昏的時候爸爸到山裏砍聖誕樹,天冷,沒讓我與羅伊跟去。我便和羅伊一起坐在窗下,看外邊白色的雪花亂亂地飛舞。那一夜,山裏似乎出現了雪崩,好大好大的聲響,而爸爸沒有回來。第二天早晨也沒有回來,中午也沒有!一個禮拜過去後,雪停了,太陽出來了,鎮上的人開始去找,我和早紀還有羅伊不安地跟著。一個禮拜兩個禮拜,雖然不再下雪,雖然天氣都很好,但是雪一直沒有完全化掉,我的爸爸也一直沒有回家。一直到了春天雪化後,才在懸崖下的山谷裏找到已沉睡二個月的爸爸。他是睡著了,但是永遠,他不會再醒來!我和早紀抱著羅伊哭了好幾天。究竟幾天?我記不住。媽媽在大呼幾聲“天哪,有希她爸你怎麼就走了?丟下我們母女倆可怎麼活呀”之後,便換掉了喪服,穿上她漂亮的春衣,又開開心心地接受男人的邀請參加舞會去了。只有我和羅伊在堂上為爸爸守靈,早紀和一些鎮子裏的人在身邊陪著我。兩個禮拜後我和早紀還有早紀媽媽一起去拜訪我們的新先生的一天,羅伊被媽媽和一些男人女人用棒子與獵槍趕出了家,兩天后我終於在山林裏找到了羅伊的屍體。
  
  “不可原諒……那個女人絕對不可以原諒……”我鑽到羅伊的腋下,在它懷裏躺著,與它靠得更近。“如果爸爸還在就好了……如果爸爸還在,羅伊就不會被趕出來……爸爸不會不管有希子,不會一不高興就打有希子,不會將有希子關在家裏好幾天然後自己都不回來,羅伊……也不會死……那個女人,我恨她!羅伊,有希子恨她!”
  
  好冷。身體越來越冰涼了。羅伊的身上早已沒有可以讓我不受凍的溫暖,羅伊早已是冰冷而又僵硬。但,我不要和羅伊分開,永遠不要。
  
  “爸爸……羅伊……”
  
  我好像看見爸爸了,面帶著慈祥微笑的爸爸。還有羅伊,雙眼炯炯有神的羅伊,它在爸爸身邊,一齊向我走過來了。
  
  是夢嗎?我不知道,但我開口叫了“爸爸”,喊了“羅伊”。
  
  “有希,起來,和爸爸回家。”
  
  好熟悉的聲音,溫和醇厚,是一直威嚴又不失關懷與慈愛的語調。
  
  “好的,爸爸。”我向爸爸伸出了紫色的小手……
  
回頂端 向下
http://arbace.blogcn.com
时斓
秋谷園丁

秋山學堂
班級: 八卦乾坤班
頭銜: 臥江親衛隊

秋谷園丁
时斓

文章數 : 128

09/11/11 有希 4F Vide
發表主題: 回復: 09/11/11 有希 4F   09/11/11 有希 4F Empty2009-11-11, 8:00 pm

  ■ Yuki『 Ⅲ·死國裏有孩子可以安息的天堂嗎 』
  
  有希突然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看到夜晚的森林裏只有她自己一個人,爸爸和羅伊都消失不見了。低下頭,她看到自己依舊躺在羅伊的懷裏,並且微笑著。她疑惑地伸出手,想要觸碰沉睡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那個自己,可手卻直接從那個身體穿了過去,什麼也觸碰不到。伸回手輕輕按在胸口,沒有跳動。
  
  “原來,有希已經死掉了……”小小的孩子略顯失落地說著,然後抬起頭注視那不斷有雪花落下的黑色的天空,心裏想著待會,會有神明的使者來帶自己到爸爸的身邊吧?
  
  只是,有點不甘心啊,就這樣死掉了。不僅沒能把羅伊帶回家,不僅沒能去找到殺死羅伊的獵人讓他賠她的羅伊,現在,連她自己都死掉了。
  
  早紀……
  
  有希和羅伊也不在了之後,早紀該怎麼辦呢?一定又會哭的吧?一定又會變得很不開心很不開心的吧?早紀子,會想念有希子吧?
  
  夜那麼深,森林好象巨大的野獸。
  
  有希,還不想離開啊……
  
  
  “有希。”
  
  不知道過了多久,不知道自己在大樹下睡了多久,當有希被一個陌生但卻很溫柔的聲音叫醒的時候,她看到天已經亮了。雪還沒有停。一個也許比天上的仙女還要漂亮的姐姐蹲在她的身前,憂傷地看著她。大片大片的雪花不斷落在這個姐姐的身上,然後消失。不是融化或掉落,而是就這麼突然消失掉。
  
  她爬起來,靠著大樹坐著,看那些雪花穿過自己的身體落到地面上,突然間有了想流淚的感覺。
  
  少女伸出手輕拂起孩子額前的發,溫暖的手貼在了那冰涼的額上。她說:“有希,會覺得冷嗎?”
  
  感受到額上的觸摸與溫度,有希驚訝地看向不可思議的少女:“你是誰?”
  
  “我是狩獵者,斬殺妖魔並能帶領死靈前往彼岸的狩獵者,我叫袈依。”
  
  “是嗎……”有希微微地笑起來,然後站起身,輕輕拍著根本不可能有塵土或雪花落在那上面的衣裳,然後說:“那麼,我要走了。”
  
  袈依看著她,久久,才問:“可以就這樣放下媽媽不管嗎?”
  
  有希低下頭,輕聲道:“媽媽不會孤單的……媽媽有很多叔叔和阿姨……”而後抬起頭,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而且,有希子,有一點恨媽媽……”
  
  袈依輕輕地歎了口氣。有些事,就算她現在不說,這個孩子去到冥界後也還是會知道的。於是輕道:“我路過這座森林,看到了你和這頭獅子。為了知道你的事情我查看了這個空間保存著的關於你的記憶,卻讓我發現了一些罪惡。有希,早紀的爸爸是被人殺害的,你想聽嗎?”
  
  小小孩子的眼中出現了很不穩定的波動。然後,她用力地點下了頭。
  
  “這個故事說起來很簡單,但對你來說可能會有點複雜。”袈依看了有希一眼,然後抬起頭看雪一直在飄的天空,悠悠地說起了那件往事。
  
  
  曾經,在這個有著綠色的大山和茂密的森林的小鎮上,有兩個男孩子和一個女孩子一起長大。帥氣開朗的東和體貼溫柔的綠山,以及美麗靈巧的舞。綠山是喜歡舞的,可是舞喜歡的是東,而東,他誰都喜歡,又誰都不喜歡。因為,“我是自由的風,會去很遠很遠的地方”,他這麼說。
  
  長成少年後,東果然離開了小鎮。臨走的時候他問綠山要不要和他一起去闖蕩天下,綠山回頭看了看有舞偷偷躲在那裏望著他們的遠處,咬咬牙說不,他要留下來。他對那麼興致勃勃的東說:“如果我們兩個都走了,小舞會很寂寞。”
  
  東有些失落,卻佯作輕鬆地笑起來:“那麼,等我回來的時候,要讓我看到你已經和小舞幸福地在一起了啊。”然後,就這樣頭也不回地走了。
  
  他沒有和舞道別。他知道舞一定會想要挽留他,或者要求和他一起走。他不希望被人挽留。更不想帶著舞一起去更大的世界。
  
  幾年後,東第一次回家鄉的時候,他已經是個小有所成的商人,還帶回了一個漂亮的妻子。他用在外邊賺到的錢在鎮中心的地方蓋了一座大房子,還想要給綠山也蓋一座。但是綠山又笑著拒絕了。因為他也在存錢了,過個幾年,也能蓋起一座這樣的大房子的。東依舊很失落。這是第二次,好朋友不肯與他一起分享喜悅。
  
  那一次,東在家鄉待了差不多一年。在參加完綠山的婚禮後就獨自一人離開了。
  
  綠山和舞的很簡單但是卻充滿著溫馨喜悅的氛圍的婚禮。他不知道舞並不喜歡綠山。他不知道舞做出嫁給綠山的決定完全是自暴自棄的報復行為。他以為小舞終於被綠山這麼多年來的默默付出給打動了。
  
  他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當初沒有同舞告別,回來後第一個找的也不是舞,甚至還帶了一個外地的妻子回來。於是舞終於生氣了。她想報復。她知道報復東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最好的朋友綠山不幸。於是她突然決定嫁給綠山。
  
  這一切,東並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了,他一定會阻止那場婚禮,並會再次勸說綠山和他一起出去經商的。他又一次離開的時候,他的妻子還有綠山夫婦一起去送他。那個時候,東太太已經懷孕了。
  
  早紀出生的時候東從外邊回來,那時候他欣喜地看到綠山已經蓋好了房子,就在對街,並且也快有孩子了。他卻不知道,為了滿足舞想要住在不輸給東太太的大房子裏的願望,綠山把自己給忙成了什麼樣。
  
  那一次,東只待了一個月。在辦完女兒的滿月並為綠山的女兒有希慶生後,他又離開了。東太太說這被自然環抱的小鎮比起城市更利於孩子的成長,所以留下了。在之後的時間裏,東隔個一年半載就會回來一次,每次待的時間也不長,東太太一直受到鎮子裏的人們的照顧。直到早紀十歲那年,東結束了異地的生活,回家了。
  
  回到家鄉一個月後,舞開始在東太太出門的日子去找他。每次的藉口都不一樣,每次待的時間也越來越長。然後,舞向他提出了要在一起的要求。東很氣憤地拒絕了,並指責舞怎麼能這樣對不起綠山。於是,舞在他面前笑了,笑得花枝亂顫,她笑著用一種冷漠的語氣說:“我早就對不起綠山了,你不知道嗎?這麼多年來我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你又知道嗎?在你回來之前,我常常去參加各種各樣的舞會,鎮子裏的,臨鎮的,甚至城裏的。你以為,我只是去跳舞而已嗎?”
  
  然後她在東驚訝的眼神與“你在說什麼?你不是愛綠山的嗎?”的質問裏,失落地笑了。她說:“我愛的是誰,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她說:“這是報復啊。報復你當初不告而別。報復你娶了別人。報復你第一次回來的時候一見到我,就問我什麼時候和綠山結婚。你那麼開心。你怎麼能在我眼前那麼開心地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又那樣地笑著問我那樣的話。我恨你啊,你不知道嗎?”她快速地說著:“所以我要讓你最好的朋友變得不幸。我不在乎其他人怎麼看我,只要能讓綠山不幸,只要能看到你難受的樣子,我就會開心。很開心很開心。我每天都是這樣幻想著安慰自己。可是。我沒有想到綠山的命居然會那麼好。鎮子裏的許多人都知道我在外面做的事,卻沒有一個人去告訴綠山,也沒有一個人在綠山的面前表現出不自然的態度。人們對綠山依舊那麼好,只有對我,那麼冰冷。你們,這個鎮子裏的所有人,都對我這麼不公平……”
  
  “你這個,瘋子!”長久的沉默後,東終於爆發了。雖然他一向不喜歡打女人。但是在那個女人很欠打而他自己也很激動的前提下,他打了舞。然後用力拉開門,往對街的大房子跑去。
  
  舞獨自一人待在東的房子裏,手捂著火辣辣的臉頰,笑得那麼淒豔:“是啊……我瘋了,我早就瘋了……可是,又有誰會在乎……”
  
  
  “我知道……”
  
  在聽完東氣衝衝地跑過來說的話後,綠山淡淡地笑了。沒有東以為的氣憤,也沒有東害怕會出現的傷心絕望。
  
  “你知道?”東驚愕。
  
  “啊,我知道啊。小舞做過些什麼,我知道的。我也知道她不愛我,但我不在乎,我只想一直照顧她。”
  
  “你是傻瓜嗎?”幾乎是暴跳如雷的。
  
  然後綠山略顯出寂寞地笑了:“是啊……”
  
  “小舞瘋了,你也跟著她瘋?你怎麼會這麼傻這麼執著呢,綠山?”
  
  “我也不知道啊……”
  
  
  一個月後,東去世了。舞成為第一個發現他死去的人。她在房子裏尖聲叫出來,當人們趕到的時候看到她一副恐懼又不知所措的樣子站在東的屍體旁,流著淚瑟瑟發抖。東的屍體沒有任何外傷,並且神色安詳,簡直像是睡著了一樣。醫生也檢查不出什麼異樣。
  
  於是沒有人懷疑舞。只有綠山和東太太隱隱覺得不安,卻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說到這裏,袈依憂傷地笑了。她在這世界裏除魔,可許多人類的行為甚至不會比妖魔善良多少。
  
  “東是在吃了舞送去的食物後不久死的。她對東說原本也不想去找他,可是綠山說希望他能嘗一嘗自己做的食物。於是東毫無戒備地吃下了有著大量安眠藥的食物。而舞給東送吃的這件事,綠山其實根本不知道。”頓了下,她又說:“這個小鎮雖然美麗又祥和,畢竟太落後……否則不會沒人知道東是怎麼死的。”
  
  “……不可以原諒……媽媽,有希子不原諒!”
  
  “有希,只要你同意,我就會讓綠山太太得到應有的懲罰。但是你不可以。因為死靈已經不屬於這個世界,也就不能再插手人間的事情了。”
  
  “姐姐,有希要帶媽媽一起走。只有媽媽一個人活著,只有媽媽一個人開心地活著,這不公平。”
  
  “……有希,這樣你會受到死神的刑罰的……”
  
  “有希要帶媽媽一起走!”小小孩子的眼中,有著堅定的光:“姐姐,有希要去!”
  
  “可是有希,你去不了。死靈沒有自由,無法像活著的時候那樣行動自如……”
  
  “姐姐,你幫我。有希要去。”
  
  美麗的狩獵者少女又一次憂傷地笑了,伸出手輕輕放在有希的頭上,然後輕道:“其實,我本來是不想管這件事的,這個世界,每天都會有無數的悲劇發生,我管不過來。只是,你抱著你的獅子死去的樣子,讓我實在沒辦法就這樣走過……所以我幫你吧,有希。”右手輕輕拂過有希的四肢,最後覆在孩子的眼睛上:“我請五行之風斬斷彼岸之鎖,五行之土守護你的雙腿,讓你擺脫死靈固有的束縛,可以去到遠方。再請光輝的陽光駐進你的身軀,使你擁有凡人亦能得見的形體,並能回復氣力。最後,讓五行之火在你周圍布下屏障,除了我,陰陽兩岸,再沒有可以將你帶走之人。去吧……”
  
  
  “哎?你這孩子可回來……”
  
  “兇手!”有希憤怒地盯著眼前濃妝豔抹的女人,心裏覺得一陣陣反感。她絕對不願意承認那是她的媽媽,她沒有這樣的媽媽。“母親”這個詞,那個女人根本不配。“是你,殺死了我的羅伊。是你,殺死了早紀的爸爸。”
  
  “什麼?你在說什麼胡話?媽媽怎麼會做這麼可怕的事情……”
  
  “你還要撒謊!我知道是你害死羅伊和早紀的爸爸。”
  
  “有希啊,羅伊應該是餓死或給獵人打死的,也可能是凍死,要知道這天多冷。而早紀爸爸的死和媽媽更沒有關係了,你是去哪里聽到了謠言,居然這樣對媽媽說話,媽媽很生氣。”
  
  “你住口!”有希恨恨地瞪著眼前的女人,厭惡了與她講話,她根本連半點內疚與悔恨也沒有。“我知道。我全都知道。是你下毒害死早紀爸爸,因為他不喜歡你。還有羅伊,如果你不趕走它,如果你不到鄰鎮找獵人,羅伊就不會死!你別以為我不知道。我聽到你和那個男人的講話。可我還是無法在獵人之前找到羅伊……兇手。你們都會受到懲罰。”有希說完這些,用厭惡的眼神最後看一眼那個女人,突然伸出手用力將她推倒在燒著大火的壁爐裏。她看著那個女人尖叫掙扎了好一陣子,死掉了。
  
  大火仍燒在壁爐裏,將不潔的靈魂也燒成了灰。一行淚水無聲地從有希的臉頰滑落,滴在地上沒有痕跡,她輕輕地說:“再見了……媽媽……這對您,是公平的……”
  
  轉身走出屋子,她走入了漫天飛雪中,沒有去鎖門,因為她進去的時候,並沒有開門。光著腳丫子走在雪地裏,身後的道路,也沒有留下一串串孤獨的腳印。
  
  袈依在有希的身後現出了身形,她看著那個漸漸遠去並淡薄了的靈體,她知道有希的靈魂還不能讓她帶走,因為還沒有人發現綠山有希子已經死去了。在有希的屍體被發現之前,袈依決定只是靜靜地看著。
  
  抬起頭,天空蒼白,沒有飛鳥飛過的痕跡,太冷了吧?她表情憂傷地走入那個燒灼著灰骨的房子,看著炎熱的壁櫥裏那個痛苦扭曲的靈魂,抬手輕揮下,將火焰褪去了。收起那個不願屈服的靈魂,袈依用輕得好似沒有出現過的聲音說:“這不是那個孩子的錯,是你的宿命裏該走的一步,是神明對你的懲罰……”
  
  然後,如來時一般安靜,她的身影在這個曾經十分快樂溫馨的房子裏,消失了。
  


时斓 在 2009-11-11, 8:01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向下
http://arbace.blogcn.com
时斓
秋谷園丁

秋山學堂
班級: 八卦乾坤班
頭銜: 臥江親衛隊

秋谷園丁
时斓

文章數 : 128

09/11/11 有希 4F Vide
發表主題: 回復: 09/11/11 有希 4F   09/11/11 有希 4F Empty2009-11-11, 8:00 pm

  ■ Yuki『 Ⅳ•早紀,一個人也要好好地生存 』
  
  “雪停了,媽媽,我去找有希子玩一會兒,很快就回來好嗎?”
  
  早紀打開門的時候看到外邊的雪已經停了,樹梢上清晨的太陽蕩漾著笑顏。她心情很好地對屋裏準備餐點的媽媽說著。
  
  “好的,你要小心點兒,並且,如果有希願意,你可以請她到家中與我們一起用餐。”東太太從廚房裏探出頭,對早紀關照道。
  
  “謝謝媽媽。”早紀開心地來到街對門的好友家,輕敲著門叫著:“綠山媽媽,我是東早紀子,我可以來找有希子玩嗎?”
  
  可奇怪的是門內並未傳來“哦,進來”或“吵人的小鬼,走開”的聲音,也沒聽到有希來給她開門。她試著輕輕推了推門,發現門沒鎖。她遲疑了一會,推開走了進去。“我進來了。”
  
  “有希子,你在家嗎?”早紀在房裏叫著,從樓下找到樓上,又找過了庭院,不見一個人。
  
  “奇怪,人都到哪兒去了?”早紀自言自語,經過綠山爸爸造來取暖的壁爐時,發現裏邊只有燒剩的木灰。難怪她沒覺到平日裏走進這房子時的溫暖。“原來沒有人在家呀,去哪兒了呢?”
  
  早紀離開綠山家之後,綠山太太與她的女兒有希失蹤的事情便傳開了,每一位親友都不知道她們的下落。幾天之後,從鄰鎮傳來一個奇怪的消息,說那裏一個很有能力的年輕獵人瘋了,就在有希她們失蹤的同一天。他現在每日只是坐在自家門口看著路上行人,突然間便撲上去大聲叫著:“啊,鬼,鬼!獅子!呀,哈哈哈……你是鬼……”沒有人知道獵人為何會這樣。然後春天慢慢過去了,寒冷的天氣也因為夏季的開始到來而變得溫暖。這年的春天可真冷啊。
  
  不久後鎮上喜歡打獵、郊遊的人都出動了,盡情做他們喜歡的事情。當然,有不少人上了幾裏外的山林,發現了那裏不尋常的一件事。
  
  “咦,怎麼這兒的雪還沒有化?真厚的雪呀,我們來鏟開它吧。”
  
  雪清除之後,人們看到了白雪中的兩具屍體,那是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與一頭雄獅!小女孩躺在獅子的懷裏緊抱著它的前爪,臉上幸福的笑容似乎在告訴人們她在臨死前看到了美好的景象,一點也感覺不到痛苦。
  
  但是人們沒有注意到這個小女孩最後的笑容,人群中發出了不置信的驚叫——
  
  “天啊,這是……綠山家的有希和她的羅伊啊!”
  
  人們終於知道綠山有希子已經死掉了,但是她的媽媽綠山太太呢?依然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是活著呢,還是也已死了?
  
  除了,一直坐在高高的樹枝上靜靜看著一切的少女,狩獵者袈依,和她身邊的有希。
  
  
  人群已經散去,袈依看著鎮上的人把有希和羅伊的屍體都帶回了鎮裏,她發出一聲輕輕的歎息,轉過身看著身邊的孩子,輕道:“現在,可以離開了。”
  
  有希也看向她。
  
  袈依微笑:“不要擔心,我會讓死神好好照顧你的。你媽媽的死還有獵人的事我有一半責任,所以死神不會懲罰你,我會讓他帶你到爸爸和羅伊那裏。”
  
  有希微笑著向袈依欠了欠身以示感謝。然後她張開口,輕輕地說了一些什麼,卻沒有聲音。因為留在地上的時間超出她的七七時限已經太久,所以她現在已經無法在人間發出聲音。其實如果不是一直待在袈依身邊的話,在這樣的陽光下,她的魂魄也早已消散了。
  
  袈依微微地笑了:“我會把你的話帶給早紀,也會替你向早紀道別,所以,放心吧。”然後她伸出雙手輕輕合十,緩緩張開時她手裏出現了一盞泛著萌蔥色光芒的小燈,燈上曳著長長的銀線。她將銀線遞到有希手裏,指著一個方向輕道:“帶著它,你就不會在那邊迷失方向,死神也會知道你是我想照顧的孩子。去吧。”
  
  順著袈依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不知何時天地間的景物變換了。在有希的眼前是一片夜色下鋪天蓋地生長著的蘆葦,廣闊的河原上不知是因為什麼的照射而呈現出一片淺淺銀色的光芒,這些光芒在無聲流動的河面上形成粼粼的波光,不知道這些光的碎片一般的水會流到哪里去。在這些光芒的中間有一座晶瑩地發著光的長長拱橋浮在河的上方,河的對岸是一片琉璃般的絢光,除此之外什麼也看不見。
  
  有希接過袈依手裏的銀線,感激地笑了笑,緩緩地邁開腳步往光的浮橋走去。走了幾步她停下來,想要回頭時卻聽到袈依的聲音在說著:“不要回頭。一旦走上彼岸的路就不能再回頭了。”
  
  然後她感到背後有一股力道推了一下,恍惚間她已經站在了橋上。橋的另一端,依稀可以看見爸爸和羅伊的身影,那麼熟悉。有希握緊了拽著銀線的手,提著小燈跑向了河的對岸。那裏,已經不是人類的世界了。
  
  袈依轉過身,那片光華璀璨的世界在她的身後漸漸消失,顯出了現實中的山林。她抬起頭,向著林間碎灑的陽光露出一個無奈的微笑,身影消失在這個曾經歡笑並憂傷過的世界。
  
  像這樣讓人感到憂傷的事情,還是會一直發生吧……
  
  -= END =-


时斓 在 2009-11-12, 3:31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向下
http://arbace.blogcn.com
时斓
秋谷園丁

秋山學堂
班級: 八卦乾坤班
頭銜: 臥江親衛隊

秋谷園丁
时斓

文章數 : 128

09/11/11 有希 4F Vide
發表主題: 回復: 09/11/11 有希 4F   09/11/11 有希 4F Empty2009-11-11, 8:09 pm

不知道怎麼回事,發最後一章時沒顯示出來,於是狐狸又發了一次,可是還是沒顯示~
於是狐狸鬱悶地退出、關閉流覽器,再一次登陸論壇,才看到了自己的更新,結果最後一章已經發了兩次了……
請版主大人幫忙刪掉其中一樓吧……滴汗爬走……
回頂端 向下
http://arbace.blogcn.com
江月‧憶江風
打雜工

秋山學堂
班級: 運籌帷幄班
頭銜: 臥江親衛隊

打雜工
江月‧憶江風

龍
文章數 : 529

09/11/11 有希 4F Vide
發表主題: 回復: 09/11/11 有希 4F   09/11/11 有希 4F Empty2009-11-11, 8:50 pm

已經幫你改正囉!
還有下次發表請記得選擇主題圖標,之前版規忘記更改,十分抱歉。
_________________
竹心空洞能盛水 竹心空節能謙卑
竹葉似剪刮秋景 一曲臨江洛水仙


愛的大家...我會久久浮水一次的!
小月在加油的!
回頂端 向下
 

09/11/11 有希 4F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洛水臨仙 :: 江郎願使-盡長才 :: 筆鋒創作 -